Hong Kong Pride Parade x Happeriod - Yuuki Cup Pre-order is now available.

明報|Girl's Talk:真正女性解放

Girl's Talk:真正女性解放
文章日期:2016年8月18日
Zoe說,沒有一種人性品質只屬於他或是她,但人人都應有自信,相信隨心做自己一樣可以使人溫暖。(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明報專訊】第一次月經,在家翻箱倒櫃,終於在小櫃中找到收藏得隱密的柔軟棉包,把它打開,貼在內褲上,馬上像回到嬰兒時期,胯下多了一坨異物。後來習慣了被包裹的悶熱感,但一個月有幾天心情低落,不想上班,而且臉色慘白,整個人變得神經兮兮,在外見到布墊椅子寧願久站也不想弄髒別人地方。衛生巾品牌不斷改良,加長再加長,甚至推出了像尿片一樣的衛生內褲,一天與朋友談天提起,有人說不如轉用棉條,然而體內有異物感覺實在令人猶疑,直至遇到Zoe(陳鈺霖),她叫記者看她背包掛着的一個「月事杯」,說毋懼選擇才是真正的女性解放。
月事杯長得像小茶杯,以矽膠、橡膠或TPE(熱塑性彈性體)製成,使用時需要摺疊後放進陰道,月事杯會自動張開,在陰道形成真空空間,盛裝經血。Zoe指,小小的月事杯標榜可重複使用五至十年,而且防漏,更換間隔長達十二小時。「自從我用了月事杯就再沒法接受衛生巾的悶熱」,Zoe讀社科出身,兩年前於活動中接觸月事杯後,開始幫助身邊人團購月事杯,後而經營銷售女性用品的自家品牌「小刺蝟」,並於婦女機構任兼職員工。她長得童顏,二十多歲笑起來仍然像中學生,明明已畢業數年,卻像不曾踏足塵世,可愛得叫人沒法想像她已經結婚一年。
簡單婚禮 不做自虐新娘
「我和老公是從前的同學,但直到學校的老師找了我們一群舊生辦讀書會,我們才開始認識,之後拍了年半拖便計劃結婚。」他們的婚禮很簡單,只為向雙方親朋作個交代。她說﹕「我們身邊不少友人都抱不婚主義,大家討厭結婚的繁文縟節。許多新娘為了婚禮又減肥又電髮又化妝又學戴con……」她數着婚禮虐待新娘(或新娘自虐)的招數,十隻手指都數不盡。她卻肥住著婚紗,在婚禮上照戴眼鏡,一樣美麗可愛。酒席在屋邨茶樓舉辦,他們不吃魚翅。姐妹團有男人,兄弟團又有女人,全部沒穿西裝晚服,各穿上自己喜歡的彩虹色便服,婚照選擇在馬屎埔拍攝,使那天陽光特別燦爛。
訪問時,她帶記者到了一間商廈,原來她把一些月事杯與布衛生巾放在環保概念的樓上店代售。月事杯分有不同的尺寸、顏色,像一個個小吊鐘,可愛得很。「我聽過許多人問,用月事杯會否撐大陰道。但其實陰道闊窄與陰道肌肉有關,如果不想陰道變闊其實應勤練陰道肌肉。」她使用月事杯已經年多,指用時無限舒服,但社會風氣保守,大多女性對於棉條、月事杯等衛生用品表現抗拒。「其實它除了環保,同樣反映女性的身體自主權。普遍性教育只教女性使用衛生巾,我希望可以透過開設自家品牌,改變大眾對月經或是女性用品的看法。」她說。
zoe's answer - ming pao
文﹕黃雅婷
圖﹕受訪者提供
編輯﹕梁小玲
 
原文刊登於:明報
ENG
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