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rkles! happeriod——最初由一抹閃光開始

happeriod 創辦人Zoe 於2014-17年間在HER Fund(婦女動力基金) 工作,參與當時一個培訓年輕女性領袖開拓不同性別議題的項目「HER Sparkles」。HER Fund 成立於2004年,是香港唯一專注於以撥款及能力培訓去推動性別平等的民間女性基金會。


這個緣份是happeriod誕生的其中一塊很重要的土壤,我們邀請了HER Fund其中一位創辦人Linda與現時的行政總監Judy一起聊聊,有關happeriod 成立時期的大小事,與往後大家怎樣在實踐性別平等的路上一同前進。


由零開始實踐意念

Linda的記憶中,Zoe當時邊上班邊開始一個新的事業,狀態是「戰戰兢兢」。「當時她什麼都『一腳踢』,常常一頭煙趕著包貨寄貨,處理團購月經用品的事,工餘時間都在處理副業,那時還沒有office,東西都全堆在自己家裡。」


有些外國的基金都很推動 Young Feminist 這個概念,會有資源可以投放其中。HER Fund一直想支持年輕女性關注不同的性別議題,讓她們比較弱小的聲音有更多人聽見,不過當時在香港由年輕女性主導的性別議題機構並不多。後來HER Fund就構想了新計劃「HER Sparkles」,讓女孩們帶著自己感興趣,想挑戰的計劃來,由HER Fund 進行培訓,最後會批出一筆小資金讓她們實踐。


這個計劃預算不是很多,只能聘用一個兼職同事,HER Fund在資助年輕女性時也想找一個年輕女性一同執行計劃,於是找到了Zoe。Judy於當時負責管理和執行計劃,工作的過程中,兩個過動的白羊座很多話一起聊,一半像當了Zoe的mentor,在她初初創業需要很多建議的時候,陪伴在她身邊。換句話說,雖然Zoe是作為職員參與,但同時間也像半個計劃參與者一樣,實踐她剛接觸不久想推廣的性別議題——「月經友善與平等」。


在HER Sparkles 裡有工作坊教學員們如何去執行計劃,一起探討年輕領袖是些什麼,宣傳該怎麼做,籌款要怎麼做等等。也會與大家一起用批判的角度檢視自己想搞的是不是只是一個單次性的活動?還是這活動在推進自己想改善的議題上,是不是真的可以起到作用?若不,要怎樣調整?(計劃中大家帶著不同議題來,譬如外傭權益、LGBT+、月經友善、跨性別、性教育與健康等等)


互相支援,結伴前進

Zoe覺得參與這個計劃與以往在大機構裡工作很不一樣,可能計劃規模很大,同事很多,你跟著其他人的想法去執行。但原來自己一個人,小小的想法,也可以在社會上make noise,會感覺ownership大很多。


Linda 分享當時的婦女團體和社會服務機構多以在職或中高年婦女/勞工/照顧者為對象,比較少直接以年輕女性關心的議題為目標,所以嘗試透過HER Sparkles這計劃吸引有想法的年輕女性,而當她們聚在一起學習與嘗試時,對互相也會有好的影響。


HER Fund的定位除了提供撥款與培訓外,也很著重受資助伙伴團體與捐款機構之間的連繫和交流。在Zoe於2017年離職並全力投入開展happeriod的月經業務與公眾教育工作之時,HER Fund也一直邀請她向不同的受眾和基金會持份者分享自己在做的事。而happeriod也有試過開設工作坊為HER Fund籌款和將一段時間的小部份營業額捐出支持HER Fund的工作。


近年,happeriod也開始與一些組織和團體合辦由HER Fund 資助的活動,例如在2020-21年與民社服務中心和Rolling Books 合作的「每當月亮經過時……」,在新冠疫情期間為家長和孩子們提供網上視像繪本分享活動,一同探討月經和性別相關的話題。在2021-22年,亦與新婦女協進會與中大山城性/別關注組合作舉辦了「Drop Spot——經血來潮支援站」,嘗試在中大偌大的校園中不同位置提供免費取用的月經用品,並記錄數字製成報告,讓大家知道校園中來經者的需要,也在學校舉辦工作坊讓大家更認識不同的月經用品與月經議題。

計劃都取得不錯的反應,尤其是在中大的嘗試,後來HER Fund都有邀請這些計劃伙伴去做分享,大家對於這種幾個界別合作並很實在地推動議題的模式表示欣賞。


堅持需要被看見

問到兩位有沒有想過happeriod會生存這麼長時間?Judy說:「Zoe是一個停不下來的人,所以完全不會驚訝」,而Linda則表示:「當初Zoe 開始賣products 都是一種創業之道,但她的理念從開始就在其中,既要處理買賣很多繁瑣事,一方面嘗試入學校做講座和工作坊,做教育工作與出版一些小冊子等等,這份堅持很不簡單。有時她可能會很懷疑自己,一段時間很低沉,但轉個頭又見她出去擺巿集,繼續做下去。」


她們也有提到,其實那段時間很少人認識這些月經用品,譬如說聽到布m巾,如何清潔呀,衛生嗎?都有很多人不敢去接觸,也有很多迷思和誤解。到現在坊間對不同類型的新月經用品,已經有擴闊了眼界,討論也相對沒那麼多禁忌。 


在Linda 眼中,Zoe在初創上也是想法很多的Changemaker。產品銷售、巿場推廣與顧客經營;與針對議題、寫計劃書、做跨界別合作,兩者需要的能力很不一樣,但見到Zoe都在努力和進步。


後來Zoe與兩位志同道合的朋友成立慈善團體 Free Periods HK,去做連結社區、教育與推廣議題的工作,並於2023年正式成為HER Fund其中一個受資助機構,參與Transfomative Feminist Leadership Programme等更多的培訓,連繫其他團體,並與其他女性主義者交流作為一個推動改變者的思考。


未來如何走下去?


Linda 現時移居英國,她提到每次去到公路休息站的廁所,都會將裡面看到與女性/經期相關的海報拍下來寄給Zoe看,以作參考。她自己雖然已經不再需要使用月經用品,但透過happeriod的連結,也令她在日常之中對這個議題更關心。


訪問最後想請兩位看著happeriod由一開始長大到現在,對未來譬如……再十年?有什麼期望、許願、支持?


Linda覺得happeriod一直都是個很有前瞻性的社企,搜羅各種新的月經產品帶到香港,向不同界別去推廣月經議題,而Zoe由初初在HER Fund做職員還很稚嫩的階段,走到向百多人講講座做分享都展現著自信,中間經過很多努力。


她也分享到,希望日後happeriod 能打入商場廁所,大型場地如亞洲博覽館、會展、全港的社區會堂等等提供免費的月經用品與月經平權相關的訊息。而這議題上亦可以推到更闊更遠,例如年長女性的更年期議題。目前的受眾比較多以年青少女或在職女性為主,但一個有子宮的人的生命經驗,在停經後仍然會繼續面對社會性別不平等的問題,理應可以帶動更多這方面的關注和連結。


而Judy就覺得月經這個議題涵蓋的年齡層很廣,一路慢慢經營下去,也可以與不同議題如貧窮、身體自主、少數族裔、身體或智力受限人士等等,展開跨議題、跨界別的對談,這亦是happeriod在過去一段日子努力推廣的範疇,未來希望可以一邊尋找讓同行的大家不會過度損耗,又可以繼續前進的路。


這段溝通與交流,讓Zoe回想起在HER Sparkles認識的朋友,原來也有不少仍繼續在性別議題的路途上一起努力,譬如當時關注外傭議題的Yanki,現在偶爾會幫happeriod做社媒小編; 另一位學員Jennie亦在2023年與happeriod合作舉辦「月老實習生」計劃,而再再另一位學員Erica,後來與朋友共同營運一個名叫「一坪半」的性別友善空間,售賣各種性別議題的書藉,同時透過舉辦活動經營社群,例如在去年得到HER Fund資助與新婦女協進會合辦了一個像HER Sparkles性質的小型計劃「性別平權學徒計劃」,2023年底,Erica 也加入了happeriod一起工作呢。


小小的火花連結起來,原來也可以成為持久的力量,希望happeriod這段旅程,也能給路上正遇上各種困難的伙伴們,一點點溫暖與支持。